人员甄别栏目合作狐说西游宽带自助
首页>新鲜事>英雄的选择——95岁老党员张富清的初心本色

英雄的选择——95岁老党员张富清的初心本色

2019-05-24 18:17:00作者/来源:新华网

24岁,在生与死之间,他选择冲锋在前,在战火洗礼中成长为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。

31岁,在小家与国家之间,他选择服从大局,到偏远异乡投身社会主义建设。

半个多世纪,无论顺境逆境,他选择淡然处之,将英雄过往尘封在沧桑的记忆。

95岁高龄,在新中国即将迎来70华诞之时,他又一次挺直脊梁,向祖国和人民致以崇高军礼。

a6e9907f115d436792689ddbd6adf0bf.jpg@750w_1e_1c_80Q_1x.jpg

他,就是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来凤县有着71年党龄的老兵张富清。


95岁的离休干部张富清,又一次当上了“突击队员”。这一次,是前所未有的任务——接受众多?#25945;?#35760;者的采访。

不久前,在国家开展的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中,张富清深藏多年的赫赫战功引发关注。

2018年12月3日,张富清的儿子张健全来到来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,询问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具体要求。

回到家中,张健全问:“爸,国?#39029;?#31435;退役军人事务部,需要如实上报个人信息,你什么时间参的军、有没有立过功、立的什么功,都要讲清楚。”

沉吟片刻,张富清说:“你去里屋,把我的那个皮箱拿来。”

这?#36824;?#38108;色的皮箱,张富清带在身边已有60多年。锁头早就坏了,一直用尼龙绳绑着。依着父亲的要求,张健全小心翼翼地开箱,把存在里面的一个布包送到了县人社局。

打开一看,在场的人都震惊了:

一本立功证书,记录着张富清在解放战争时立下的战功:军一等功一次,师一等功、二等功各一次,团一等功一次,两次获“战斗英雄”称号。

一份由彭德?#22330;?#29976;泗淇、张德生联名签署的报功书,讲述张富清“因在陕西永丰城战斗中勇敢杀?#23567;保?#33635;获特等功。

一枚西?#26412;?#25919;委员会颁发的奖章,镌刻着“人民功臣”四个大字……

“哪里知道他立过大功哦。”老伴儿孙玉兰只见到他满身的伤疤:“右身腋下,被燃烧弹灼烧,黑乎乎一大片;脑壳上面,陷下去一道缝,一口牙齿被枪弹震松……”

张富清一年四季几乎?#21363;?#30528;帽子,不是因为怕冷,而是因为头部创伤留下后遗症,变天就痛。

左手拇指关节下,一块骨头不同寻常地外凸。原因是负伤后包扎?#20160;蕁?#39592;头变形,回不去了。

多次出生入死,张富清在最惨烈的永丰战役中?#20197;说?#27963;了下来。

“永丰战役带突击组,夜间上城,夺取敌人碉堡两个,缴机枪两挺,打?#35828;?#20154;数次反扑,坚持?#25945;?#26126;。我军进城消灭?#35828;?#20154;。”

这是张富清的立功证书上对永丰战役的记载。1948年11月,发生在陕西蒲城的这场拼?#20445;?#26159;配合淮海战役的一次重要战役。

?#30116;?#20142;之前,不拿下碉堡,大部队总攻就会受阻,解放全中国就会受到影响。”入夜时分,上级?#23500;?#21592;的动员,让张富清下定了决心。

张富清所在的连是突击连。他主动请缨,带领另外两名战士组成突击小组,背上炸药包和手榴弹,凌晨摸向敌军碉堡。

一路匍匐,张富清率先攀上城墙,又第一个向着碉堡附近的空地跳下。?#25343;?#22810;高的城墙,三四十公斤的负重,张富清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:跳下去成功就成功了,不成功就牺牲了,牺牲也是光荣的,是为党为人民牺牲的。

落地还没站稳,敌人围上来了,他端起冲锋枪一阵扫射,一?#20262;?#25171;倒七八个。突然,他感觉自己的头被猛砸了一下,手一摸,满脸是血。

顾不上细想,他冲向碉堡,?#20040;?#20992;在下面刨了个坑,把八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,一个侧滚的同时,拉掉了手榴弹的拉环……

那一夜,张富清接连炸掉两座碉堡,他的一块头皮被子弹掀起。另外两名突击队员下落不明,突击连“一夜换了八个连长”……

真实的回忆太过惨烈,老人从不看关于战争的影视剧。?#32423;?#25552;及,他只零碎说起:“多数时候没得鞋穿,把帽子翻过来盛着干粮吃”“打仗不分昼夜,睡觉都没有时间”“泪水血水在身上结块,虱子大把地往下掉”……

很多人问:为什么要当突击队员?

张富清淡淡一笑:“我入党时宣过誓,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?#23567;!?/span>

轻描淡写的一句,却有惊心动魄的力量。

入伍后仅4个月,张富清因接连执行突击任务作战勇猛,获得全连各党小组一致推荐,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“我一个小小的长工,是党和国?#36951;?#20859;了我啊!”时隔多年,张富清的?#24515;?#21457;自肺腑,眼角泪湿。

出生在陕西汉中一个贫农家庭,张富清很小就饱尝艰辛。父亲和大哥过早去世,母亲拉扯着兄弟姊妹4个孩子,家中仅有张富清的二哥是壮?#22303;Α?#20026;了减轻家中负担,张富清十五六岁就当了长工。

谁料,国民党将二哥抓了?#25199;。?#24352;富清用自己换回二哥,?#36824;?#22312;乡联保处近两年,饱受欺凌。后被编入国民党部队,身体瘦弱的他被指派做饭、喂马、洗衣、打扫等杂役,稍有不慎就会遭到皮带抽打。

这样的生活苦不?#25226;裕?#30452;到有一天,西北野战军把国民党部队“包了饺子?#20445;?#24352;富清随着四散的人群遇到了人民解放军。

?#25300;以?#24050;受够了国民党的黑暗统治,我在老家?#26412;?#21548;地下工作者讲,共产党领导的是穷苦老百姓的军队。”张富清没有选择回家,而是主动要求加入了人民解放军。

信仰的种子,从此埋进了他的心中。

在团结?#23547;?#30340;集体中,一个曾经任人欺凌的青年第一次强?#33099;?#21463;到平等的?#28304;?#21644;温暖的情谊。

历经一次次血与火的考验,张富清彻底脱胎?#36824;牵?#20026;谁打仗、为什么打仗的信念在他的心中愈发清晰。

“从立功记录看,老英雄九死一生,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?”负责来凤县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聂海波对张富清的战功?#24352;?#19981;已,更对老人多年来的?#26263;?#35843;”十分不解。

“我一想起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士,有几多(多少)都不在了,比起他们来,我有什么资格拿出立功证件去摆自己啊,我有什么功劳啊,我有什么资格拿出来,在人民面前摆啊……”面对追问,这位饱经世事的老人哽咽了。

每一次,他提起战友就情难自已,任老伴儿帮他抹去涌出的泪水:“他们一个一个倒下去了……常常想起他们,忘不了啊……”

亲如父兄,却阴阳?#26639;簟?#22312;张富清心中,这种?#36865;?#32501;延了太久。那是战友对战友的思念,更是英雄对英雄的缅?#22330;?/span>

他把这份情寄托在那些军功章上。每到清明时节,张富清都要把箱子里面的布包取出,一个人打开、捧着,端详半天。家里人都不知道,他珍藏的宝贝是个?#19969;?/span>

“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过,党给我那么多荣誉,这辈子已经很满足了。”如今,面对?#25945;?#30340;请求,老人才舍得把那些军功章拿出来。

多年来,他只是小心翼翼地,把1954年“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”颁发的一个搪瓷缸,摆在触手可及的地?#20581;?#36825;只补了又补、不能再用的缸子上,一面是天安门、和平鸽,一面写着:赠给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——保卫祖国、保卫和?#20581;?/span>

总会有人问:你为什么不怕死?

“有了坚定的信念,就不怕死……我情愿牺牲,为全国的劳苦人民、为建立新中国牺牲,光荣,死也值得。”

任凭岁月磨蚀,朴实?#30475;?#30340;初心,滚烫依旧。

她哪里想到,离家千里去寻他,一走就是大半生。在来凤这片毫无?#33258;?#30340;穷乡僻壤,印刻下一个好干部为民奉献的情怀

1954年冬,陕西汉中洋县马畅镇双庙村,19岁的?#20061;?#24178;部孙玉兰接到部队来信:张富清同志即将从军委在湖北武昌举办的防空部?#28216;?#21270;速成中学毕?#25285;?#20998;配工作,?#20154;?#21069;去完婚。

同村的孙玉?#21363;?#21069;只在张富清回乡?#35282;资?#35265;过他一次。满腔热血的女共青团员,对这位大她11岁的解放军战士一见钟情。

少小离家,张富清多年在外征战。

1949年9月,新中国成立前夕,张富清随王震率领的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先头部队深入新疆腹地,一边继续剿灭土匪特务,一边修筑营房、屯垦开荒。

1953年初,全军抽调优秀指战员抗美援朝,张富清又一次主动请缨,从新疆向?#26412;?#24320;拔。

待到整装待发,朝鲜战场传来准备签订停战协议的消息。张富清又被部队送进防空部?#28216;?#21270;速成中学。

相隔两地,他求知若渴,她盼他归来。张富清同孙玉兰简单的书信往来,让两颗同样追求进步的心靠得更近。

“我看中他思想纯洁,为人正派。”部队来信后,孙玉兰向身为农会主席的父亲袒露心声。

临近农历新年,孙玉兰掏出攒了多年的压岁钱,扯了新布做了袄,背上几个馍就上路了。

搭上货?#25285;?#32763;过秦岭,再坐火车。?#28216;?#20986;过远门的她晕得呕了一路,?#24576;?#20102;血,见到心上人的时候,腿肿了,手肿了,脸也肿了。

彼时,一个崭新的国家百?#27927;?#20852;,各行各业需要大量建设人才。组织上对连职军官张富清说?#27721;?#21271;省恩施地区条件艰苦,急需干部支援。

拿出地图一看,那是湖北西部边陲,张富清有过一时犹豫。他心里惦记着部队,又想离?#21307;?#20123;,可是,面对组织的召唤,他好像又回到军令如山的战场。

“国家把?#36951;?#20859;出来,我这样想着自己的事情,对得起党和人民吗?”“那么多战友牺牲了,要是他们活着,一定会好好建设我们的新中国。”

张富清做了选择:“作为党?#22303;?#22521;养的一名干部,我应该坚决听党的话,不能和党讲价钱,党叫我到哪里去,就到哪里去。哪里艰苦,我就应该到哪里去。”

孙玉兰原以为,?#39290;?#22312;武汉逛一阵子,就要回陕西老家。谁知他说:组织上让我去恩施,你同我去吧。

这一去,便是一辈子。

从武昌乘汽?#25285;?#19978;?#25191;?#21040;了?#25237;?#20877;坐货车……一路颠簸,到恩施报到后,张富清又一次响应号召,再连续坐?#25285;?#21040;了更加偏远的来凤。

这是恩施最落后的山区。当一对风尘?#25512;?#30340;新人打开宿舍房门,发?#27835;?#37324;竟连床板都没有。

所有家?#26412;?#26159;?#39290;?#25163;头的几件行李——军校时用过的一只皮箱、一床铺盖,半路上买的一个脸盆,还?#24515;?#21482;人民代表团慰问的搪瓷?#20303;?/span>

孙玉兰有些发懵,张富清却说:“这里苦,这里累,这里条件差,共产党员不来,哪个来啊!在战场上死都没有怕,我还能叫苦磨怕了?”

张富清不怕苦,可他受不得老百姓吃苦。来凤的很多干部都回忆说,无论在什么岗位,他总是往最贫困的地方跑得最多,为困难群众想得最多。

三胡区的?#29976;?#29983;产严重短缺。张富清到了三胡,每个月都在社员家蹲个20来天,“先把最贫困的人家生产搞起来,再把全队带起来”。

干部与群众同吃同住同?#25237;?#22763;气很快上去了,三胡区当年就转亏为盈,顺利完成了为国家供粮、为百姓存粮的任务。

到卯洞公社任职,张富清又一头扎进不通电不通水不通路的高洞。这是公社最偏远的管理区,?#29976;?#37324;地,山连着山,把村民与外界完全隔绝。

张富清暗想:“这是必须攻克的堡垒,要一边领导社员生产,一边发动群众修路,从根本上解决村民吃饭和运输公粮的问题。”

为了修进入高洞的路,张富清四处奔走、申请报批、借钱筹款、规划?#36744;狻?/span>

约5公里长的路,有至少3公里在悬崖上,只能炸开打通。张富清不仅要筹措资金、协调物资,还要组织人手,发动群众。

有的社员?#20843;?#36335;不大通?#20445;?#35748;为修路耽误了生产。张富清就住到社员家的柴房,铺点干草席地而睡,帮着社员干农活、做家务。

农闲时节,早上5点,张富清就爬起来,一边忙活一边交心。吃过早饭,他就举个喇?#32676;?#24320;了:“8点以前集合完毕,修路出力也记工分。”

上午11点和下午5点半,一天两次,开山放炮,大家都要避险,回?#39029;?#39277;。一来一回,要费不少时间。有时赶不及,张富清就往嘴里塞几个粑粑,灌几口?#39290;?#27700;。

“他跑上跑下,五十多岁的人了,身体并不好,工作却特别认真。”曾和张富清在卯洞公社共事的百福司镇原党委书记董香彩回忆。

一年到头,不到腊月二十八,孙玉兰很少能见到丈夫的身影。有的时候,惦记他没得吃、没得衣服,她就让孩子们放了学给他送去。

一次,大儿子张建国背了两件衣服、?#36824;?#36771;椒上山了。十来岁的孩子走?#25945;?#40657;还没赶到,只得投宿在社员家中。第二天,等?#25945;?#40657;,父子俩才打个照面。

老张是真忙啊!社员们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:“这个从上面派来的干部,是真心为我们想啊!”

从?#31181;?#21040;触动,从被动到主动,群众在张富清带领?#24405;?#25361;背?#31119;?#32456;于用两年左右时间,修通?#35828;?#19968;条能走马车、拖拉机的土路。

后来,张富清要调走的消息传开了。临走的那天,孙玉兰一早醒来,发?#27835;?#23376;外面站了好多人。原来,社员们赶了好远的路,自发来送他了。

“他们守在门口,往我们手里塞米粑粑,帮我?#21069;?#34892;李搬上?#25285;?#19968;直到车子开了,都没有散。”回想当年的情景,孙玉兰笑得很自豪。

将心比心,张富清把老百姓对党和国家的期望,都化作默默洒下的?#39038;?/span>

以心换心,群众把对他的信赖与认可都包进了一只只粑粑,修进了一条条路。

如今,原卯洞公社所辖的二三十个村,已全部脱贫出?#23567;?#24403;年张富清主?#20013;?#24314;的道路,已拓宽?#19981;?#21464;成?#24213;?#22823;道;高洞几乎家?#19968;?#25143;通了水泥路。

?#29976;?#23616;、三胡区、卯洞公社、外贸局、建设银?#23567;?#20174;转业到离休,数十年如一日,张富清就像一块砖,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。在来凤这片毫无关联的穷乡僻壤,留下了一个人民公仆任劳任怨的足迹。

曾任卯洞公社党委副书记的田洪立记得,张富清家的餐桌上常常只有青菜、萝卜、油茶汤,比大多数社员的伙食都差。

可是,这个拥有“人民功臣”称号的转业军人却毫不在意。

他心里只装着一个念头:“党教育培养我这么多年,我能为人民做点有益的事情,党群关?#24471;?#20999;了,再苦也知足了。”

张富清完全有条件为自己的家庭谋取便利,可是他没有。始终恪守“党和人民的要求?#20445;?#26631;注他共产党人的精神境界

循着喧闹的城中街道,来到一座5层小楼,顺着台阶上2楼,就是张富清老两口的家。

走进客厅,一张磨损破皮的沙发、一个缺了角的茶几和几个不成套的柜子?#21019;?#22312;一起。进?#39034;?#25151;,几只小碗盛着咸菜、?#23383;?#21644;馒头,十分素淡。

这?#22766;?#28287;老旧的房子是?#40092;?#32426;80年代,张富清在建设银行工作时单位分配的。有人说这里条件不好,他只是淡淡一笑:“吃的住的已经很好了,没得什么要求了。”

比起过去,老两口总是特别知足。

在卯洞公社时,他们住在一座年久失修的庙里,一大一小两间,20多平方米,三张?#24067;?#20102;两个大人、4个小孩。一家人除了几个木头做的盒子和几床棉被外,什么家当也没有。

“他家的窗户很小、又高,屋里不通风,光线暗淡。他那时候分管机关,完全有条件给自己?#25165;?#22909;一点。”董香彩回忆:“张富清的大女儿?#21152;心?#33180;炎,因当年未能及?#26412;?#27835;留下后遗症,这么多年来看病花钱,他从来不找组织特殊?#23637;恕!?/span>

“不能给组织添麻?#22330;!?#36825;是张富清给全家立下的规矩。

?#40092;?#32426;60年代,国家正是困难时期,全面精简人员。担任三胡区副区长的张富清动员妻子从供销社“下岗”。

孙玉兰不服气:“我又没差款,又没违规,凭什么要我下来?”

“你不下来?#20197;?#20040;搞工作?”一向温和的张富清脸一板:“这是国家政策,首先要?#28216;?#33258;己脑壳开刀,你先下来,我才可?#36828;?#21592;别个。”

孙玉兰下岗后,只能去缝纫社帮工,一件小衣服赚个几分钱。手艺熟练了,就开始做便衣,一件衣服几角钱,上面要盘好几个布扣。

回家做完功课,孩子们都要帮妈妈盘布扣。到了后来,两个儿子穿针引线的功夫都毫不含糊。

有人替孙玉兰不平:他让你下来,你就下来,不和他?#24120;?/span>

“这个事情不是?#33251;?#30340;事情,他给你讲,这是政策问题,他把道理说明白,就不?#22330;!?/span>

那些年,张富清每月的工资,很难维持一家人的生计。除了患病的大女儿,其他三个孩子下了学就去拣煤块、?#23433;?#28779;、背石头、打辣椒。

“衣服总是补了又补,脚上的解放鞋被脚?#25022;?#30772;,就用草裹住捆在脚面上。”小儿子张健全记忆犹新。

相濡以沫,她理解他。可是,孩子有过“想不通”。

大儿子张建国高中毕?#25285;?#21548;说恩施城里有招工指标,很想去。张富清管着这项工作,不但?#36828;?#23376;封锁信息,还要求他响应国家号召,下放到卯洞公社的万亩林场。

荒山野岭,连间房子都没有,两年的时光,张建国咬牙挺着,不和父亲叫苦。

小儿子张健全记得,小时候,父亲长年下乡,母亲身体不好、常常晕倒,几个孩子不知所措,只能守在床边哭……

张富清四个子女,患病的大女儿?#20004;?#26410;婚,与老两口相依为命;小女儿是卫生院普通职工;两个儿子从基层教师干起,一?#35762;?#25104;长为县里的干部。

子女们没有一个在父?#33258;?#32463;的单位上班,也没有一个依靠父亲的关系找过工作。孙子辈现在大多在做临时工,一个孙媳妇?#23853;?#20837;职距县城?#29976;?#20844;里的农村学校。

“父?#23376;?#35328;在先,他?#36824;?#25105;们读书,其他都只能靠自己的本事,他没有力量给我?#38054;?#24037;作,更不会给我们想办法。”张健全说。

有人劝张富清“灵活点儿?#20445;?#20182;正色道:“我是国家干部,我要把我的位置站正。如果我给我的家属行?#22870;悖?#36825;不就是以权?#24444;?#21527;?这是对党不廉洁,对人民不廉洁,我坚决不能做!”

一辈子,“党和人民的要求?#26412;?#26159;他的准则,“符合的就做,不符合的就坚决不做”。

分管机关,他没有给家庭改善过住宿条件;分管财?#24120;?#20182;没有为孩子多搞一点营养伙?#24120;?#20998;管街道,他没有把一个矛盾问题随意上交……

有一次,分管粮油的张富清?#36873;?#19978;面”?#31859;?#20102;。

某机关的同志来买米,提出要精米不要?#32622;住?#24819;?#39290;?#20247;吃的都是粗米,又见对方盛气凌人,张富清看?#36824;擼?#27809;几句就?#25237;?#26041;红了?#22330;?/span>

来人跑去告状,一个副县长来了,批评张富清?#30116;?#22266;执”。张富清很较真儿,回答说:“干部和群众应该一视同仁,如果我给谁搞了特殊,就违反了党的政策。”

战场上?#26700;?#39118;行,工作中铁面无?#20581;?#24352;富清把一腔热情投入建设来凤的工作中,却把一个永远的遗憾藏在自己心?#20303;?/span>

1960年初夏,不到20天时间,张富清的老?#21307;?#36830;发来两次电报:第一次,是母亲病危,要他回家;第二次,是母亲过世,要他回去处理后事。

工作繁忙、路途遥远,考虑再三,他没有回去。

“为什么没有回去呢?那时国家处于非常时期,人民生活困难,工作忙得实在脱不开身,只能向着家乡的方向,泪流满面,跪拜母?#20303;?#26102;隔多年,张富清在病中,专门在日记里写下当年的心境:“自古忠孝难两全,作为一个共产党员,?#20197;?#33021;因为家事离开不能脱身的工作?”

这就是张富清的选择:战争岁月,他为国?#39029;?#29983;入死;和平年代,他又为国家割舍亲情。

2012年,张富清左腿突发感染,高位截肢。手术醒来后,他神色未改,只自嘲一句:“战争年代腿都没掉,没想到和平时期掉了。”

张富清担心“子女来?#23637;?#33258;?#28023;?#23601;不能安心为党和人民工作”。术后一周,他就开始扶床下地。医护人员不忍:牵动伤口的剧痛,他这么大岁数怎么承受?

令人惊叹!术后不到一年,88岁的张富清装上假肢,重新站了起来。

没有人见过他难过。只有老伴儿孙玉兰知道,多少次他在?#24223;?#20013;跌倒,默默流泪,然后又撑起身体,?#37027;?#25830;去?#20804;?#36461;在墙边的血迹……

张富清的一生,从没有一刻躺在功劳簿上。面对这样一位不忘初心、不改本色的英雄,我们除了致敬,更应懂得他的选择

2019年3月的一天,张富清家中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。他所在老部队、新疆军区某团从?#25945;?#19978;了解到张富清的事迹后,特意指派两名官兵前来探望。

“门口的绿军装一闪,他就激动得挣扎起来,双手拼命撑着扶手,浑身都在使劲,最后,硬生生用一条腿站了起来!”回忆那天的情形,张健全的眼眶湿润了。

年轻的战士朗读起全团官兵为老英雄写的慰问信。他念一句,老伴儿就凑着张富清的耳朵“翻译”一句。当战士念到“三五?#24597;謾薄?#29579;震将军”这两个词时,张富清无需“翻译?#26412;?#21548;清了,先是兴奋地拍手,后又激动地落泪。

为了迎接战友,张富清特意将军功纪念章别在胸前。

望着父亲精神?#31471;?#30340;样子,张健全?#20302;的?#21435;眼角的泪水。他知道,这一生,如果说父?#23376;?#20160;么个人心?#31119;?#37027;就是再穿一次军装,回到他热爱的集体中去。

多少年了,这是第一次,他高调地亮出赫赫战功。也是第一次,他能够面对战友,说?#24213;?#24049;的心里话:

“我们的新中国就要庆祝成立70年了,盼着我们的祖国早日统一,更加繁荣昌盛,希望部队官兵坚决听党的话,在习近平主席的强军思想引领下,苦练杀敌本领,保卫和建设好我们的国家。”

临别,张富清又一次坚强站起,挺直脊?#24120;?#21521;老部队战友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。

“我看到老前辈眼里亮晶晶的。”新疆军区某团政治处组织股股长?#24405;?#33311;回忆说,老人的眼中,有久别重逢的喜悦,更有郑重交付的嘱?#23567;?/span>

回到部队,他?#21069;?#32769;英雄的故事讲给战友们听,全团官兵热血沸腾。

“作为一名战士,我要像老前辈那样,苦练杀敌本领,争当优秀士兵。”战士李泽信说。

“作为新时代的官兵,我们要发扬老前辈‘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’的精神,哪里需要哪里去,哪里艰苦哪‘安家’。”干部胡妥说。

“英雄事迹彪青史,传承尚需后来人。”团政治委员王英涛说:“历史的接力棒交到我们手中,一定要传承好老前辈的优?#21363;常?#25226;胜战的使命扛在肩头,猛打敢担当,猛冲不畏惧,猛追夺胜利,高标?#32426;?#25104;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任务。”

张富清的事迹传开后,老人一次次拒绝?#25945;?#37319;访,更不许儿女对外宣扬。后来,有人说,“您把您的故事?#20826;?#26469;,对社会起到的教育作用,比当年炸碉堡的作用还大?#20445;?#32769;人的态?#21462;?#31361;然有了180度的转弯”。

“有几次采访正赶上父亲截肢后的断腿疼痛发作,他没有表露一点,连休息一下都不提,其实早已疼得一身?#36127;埂!?#24352;健全说。

从深藏功名到高调配合,张富清的选择始终遵从初心。

他的心很大,满满写着党和国家;他的心又很小,几乎装不?#20262;?#24049;。

他去做白内?#40092;?#26415;,医生建议:“老爷子,既然能全额报销,那就用7000元的晶体,效果好一些。”可张富清听说同病房的群众用的晶体只有3000元,坚?#21482;?#25104;了一样的。

他把自己的降压药锁在抽屉里,强调?#30333;?#33647;专用?#20445;?#19981;许同样患有高血压的家人碰这些“福利”。

他的衣服?#28103;?#28866;了,还在穿,实在穿不得了,他做成拖把;?#20804;?#33806;缩,用旧了的假肢不匹配,他塞上皮子垫了又垫,生生把早已愈合的伤口磨出了血……

赫?#23637;?#21517;被?#25945;?#25253;道后,考虑到张富清生活不便,单位上想把他的房子改善一下,他说不用;想?#25165;?#20154;帮忙照料,他依旧执?#37073;?#21482;有一句:“不能给组织添麻?#22330;薄?/span>

“我已经离休了,不能再为国家?#27605;资?#20040;,能够节约一点是一点。”很多不通常情的做法,在张富清看来,都有着理所应当的理由。

“他完全可以提要求,向组织讲条件。他完全可以躺在功名簿上,?#24808;?#38386;?#23454;?#24230;过余生。”来凤县委巡察办主任邱克权听说张富清的事迹后,利用工作之余查阅大量资料,自愿承担起挖掘梳理张富清事迹的工作。

从好奇到?#20449;澹?#37041;克权感到,越是走进老英雄平淡的生活,越能感受到一名共产党员强烈的炽?#21462;!?#20160;么是不改初心,什么是淡泊名利,他就像一面镜子,映照平凡中的伟大。”

张富清床边的写字台上,一本2016年版的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?#19981;?#35835;本》格外引人注意。因为时常翻阅,封皮四周已经?#21898;住?/span>

第110页的一段文字旁,做着标记——

“要不?#32454;脑?#20027;观世界、加强党性修养、加强品格?#25214;保?#32769;老实?#24213;?#20154;,踏踏实实干事,清清?#35013;?#20026;官,始终做到对党?#39029;稀?#20010;人干净、敢于担当。”

什么是坚定信仰?什么是初心本色?张富清用一生给出了答案。

新中国走过70年风风雨雨,张富清的岗位、身份一再改变,始终不变的,是他对党和国家的无?#25303;页希?#23545;人民群众的赤子之心。

采访中,张富清多次强调:“在战场上也好,在和平建设时期也好,我就是完成了党交给我的任务,这都是我应该尽的职责,说不着有什么功。”

“泪流满面,这是何等境界”“赤子之心,感人肺腑”“这才是真正的党员”……老英雄的事迹,朴实无华,却直抵人心。?#25945;?#20105;相报道后,引起社会广泛反响。

网民“周杰伦奶茶店”说:“六十多年了,不是因为一?#38395;?#28982;,这位老英雄依旧会把曾经的荣誉埋藏在心里。他只把自己当成一个?#20197;?#20799;,那个活下来替所有牺牲的战友领取那份荣誉的人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穿上军装卫国,脱下军装建设国家。所谓英雄者,大概如?#21069;傘!?/span>

莫道无名,人心是名。

不断有相关机构向老人提出收藏他军功证书的请求。

“我现在还舍不得、离不开,但是我想将来,还是会捐赠给国家,因为这些本来就属于国家。”老人袒露自己的?#20843;?#24515;”。

精神富足、生活清淡、追求?#30475;狻?/span>

他的名字“富清?#20445;?#27491;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
[编辑:马莹]
12023期36选7开奖结果